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正文

老年交际舞:私奔、嫉妒和政治集散地

发布时间:2019-09-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这个时代对于老年人的想象,很多还停留在十多年前的黑白公益广告里,他们坐在灯光昏黄的房间里,对着不远处闪着雪花屏的电视,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儿女们的归来。

  似乎只要提到老人,就意味着“空巢”、“孤单”、“被抛弃”,但这并非老年群体生活的常态。他们中的一些人,或是进入老年大学,或是参与进广场舞这样的社交活动,尝试以更加多元的身份探索晚年生活。

  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和他们聊了聊因社交而改变的生活状态,无论是重新找回价值感抵御孤独,还是在不经意间撞见感情,他们或多或少都发现了自己身上更多的可能性。

  我老头走得早,他刚走那几年,我一个人在家不适应,就让闺女从网上给我买了一堆十字绣回来,天天在家绣十字绣打发时间。

  后来,闺女看我身体还行,怕我在家闷坏了,就自作主张给我报了老年大学,我去是去了,但我不是那种活络的人,就还是喜欢带点自己的事情去做。

  有天吃完午饭,我坐在窗户边上晒太阳,顺便把十字绣拿出来收个尾,绣着绣着,发现旁边多了个人......他发现我看到他了,可能是为了缓解尴尬吧,就顺口说了句“真好看”,这反而弄得我不好意思了,突然不知道该接点什么,但从那之后,他经常跑过来看我绣东西,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儿天。

  我原来是个穿衣服挺随便的人,觉得都一把年纪了穿什么不都一个样?但认识他之后不知怎么的,我回家就喜欢把闺女以前给我买的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翻出来往身上套。

  十字绣绣好之后我送了他一幅,当天晚上他就给我微信传了张照片,他把十字绣挂他床头了。

  老年人谈恋爱可能没年轻人那么多仪式吧,我俩谁也没挑明,就是慢慢的食堂吃饭时候总喜欢坐一起,回家之后也聊聊微信......可能我自己都不太有意识吧,但我闺女看出来了,她说我以前不咋看手机一人天天发微信乐,放学也不按时回来,就觉得我有情况。

  但当她特别严肃地问我俩啥时候好上的时候,我真的说不出来,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跟他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一老太太重新谈个恋爱,能把家里“搅翻天“了,这个家的关注中心仿佛一下子从孩子转向了我。

  一个儿子一个闺女,连同一个儿媳妇一个女婿,四个人,每周末回来“聚会”,在我眼皮子底下开“作战会议”,偷听到最后我都不乐意听了,内容永远都是“也不知道这老头图咱妈啥”、“咱妈最近是不是给这个老头买东西了”......

  我把这事和他一讲,他也说他儿子每天话里话外地问,之前给的钱都花哪去了,潜台词可不就是都花我身上了嘛。

  想想也是有意思,都说年轻时候谈恋爱麻烦,可谁能想到,岁数大了谈恋爱,更麻烦。

  后来还是摊牌了。某一周的家庭聚会上,大家把这事挑明说了,他们四个就特别直截了当地问我,“妈,你现在是咋想的?”

  其实我也答不上,因为我没想和人家怎样,我也不知道能和人家怎样,毕竟已经不是两个人的事了,变成两个家庭的事了。

  但那天我不知道咋的,被他们那么一问,就想任性一回,我说我就想和他一块,有个照应。我说完这句,饭桌上都没人吃饭了,他们四个坐我对面,互相交换眼神,我虽然不懂啥意思,但多少觉得情况不太好。

  所以后一个周末,我做了个挺疯的决定,跑到那老头家里呆了两天,不过人家挺尊重我的,专门把客房收拾出来给我睡。

  我家这边儿子闺女也没啥办法,就是一个劲地打电话念叨,还说孙子想奶奶了,我不在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挂了电话我笑得特别开心,仔细想想可能得有二十多年没这么笑过了吧,老头当时坐我对面下跳棋,下到一半拿我逗乐,“他们不会以为是我拐卖的你吧?“

  这可能是我六十多年人生中第一次“为爱私奔”吧,我做了一辈子的好姑娘、好妻子、好妈妈,在65岁这年,突然想为自己做点事。都说人是越老越明白,毕竟哪天没了这种事谁也说不好,那在人生的尾巴上,就肆意一点吧。

  我是三年前开始跳的广场舞,那时候凤凰传奇已经火了一阵了,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到底是凤凰传奇带火了广场舞,还是我们带火了凤凰传奇。

  我是舞队里的领舞,大概就相当于年轻人职场里的leader吧。别问我怎么知道这个词的,我跟我女儿女婿一起住,我闺女每天一回家,高跟鞋一踢,就跟我女婿疯狂抱怨她的leader。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词是“领导”的意思,在我闺女嘴里,好像年轻人职场中的大部分leader都不太好,但我不一样,我是我们舞队的好leader。

  我有个不知道是否恰当的比喻,广场舞,就是老年人的职场。拿我们舞队来说,大家各司其职,有专门下载最新流行歌编舞的,相当于职场里搞研发的;有专门维系关系、分配舞伴的,相当于搞运营的;还有跳完舞之后负责清理广场上垃圾的(当然这是大家轮流值日的),这大概算是保洁?

  你们可能想不到,我们舞队里还有那种专门讲八卦的,今天谁和谁跳完舞谁家老伴不乐意了,明天街对口的舞队又出啥事了,几张嘴讲得一清二楚,听闺女说,她们公司里也有这种喜欢传播小道消息的人。

  至于我,每天负责拿音响、占场地、协调各方关系、组织娱乐活动,你说像不像leader?

  但说实话,做leader也有挺多烦心事的,就比如广场舞的队伍里,男女比例永远是失衡的,大爷的数量永远不及大妈多,男舞伴就那么几个,这些老太太为了跟男舞伴跳舞,啥招都想得出来。

  给人家买饮料的,提前预约对方一个礼拜舞伴位置的,给人家拿手绢擦汗的......反正大家都想和男舞伴跳舞,凤凰传奇的歌还好,一旦要跳华尔兹那种高端一点的舞曲,谁不想找个男伴一起跳?就有种回到了年轻时候舞厅的感觉,围观的人越多,跳得越卖力......

  我倒是还好,毕竟我身居要职,也不太好意思和舞队的姐妹们抢舞伴。但说实在的,我也有看好的男舞伴,就大家相互欣赏那种吧,跟年轻时候欣赏班里考上大学的男生一样的感觉,我觉得不是爱情,毕竟我俩都有老伴的。

  可能家里的老头不太淡定吧,每次我跳完舞美滋滋地回家,他总会酸不溜秋地问上一嘴,“又和哪个老头子跳舞去了?”有一次这话被我小外孙女听到了,指着那老头说,“姥爷吃醋了。”

  老头一声不吭,拿着老花镜灰溜溜躲房间里看报纸去了,当时我就觉得,谁说老了就没感情都是亲情了,能吃醋的,不都是感情吗?

  坚持跳广场舞也三年了,除了瘦了十几斤之外,身体都挺好的,爬楼梯逛街买菜啥的都不费劲,关键是每次跳舞前和舞队里的姐们儿寒暄,你总觉得大家好像都还没老。

  接下来,我还会好好做我的舞队leader,今年下半年的目标是把我老伴也拉去跳舞,这样,我就不用跟别人“抢”舞伴了。

  我有三个孩子,都在本地工作,我虽然是独居,但他们每个周末都会来看我,所以我算不上是什么“孤寡老人”。

  上老年大学的事是我大儿子一手操办的。我喜欢摄影,几年前他们给我买了台单反,就是小年轻流行用的那种,没事出去遛弯就拍拍花草树木,把家所在城市的公园都拍得差不多了,有一天给我大孙子在电脑上展示我拍的照片,被他爸看见了。

  “你拍的挺好啊爸。”他说,转头就问我要不要去老年大学,我说那就去呗。这事定下来的第二周,我就去报到了,背着单反,包里的笔盒还是我孙子知道他爷爷要去上学送给我的,上面还留有他之前贴的米老鼠小贴纸。

  老年大学的摄影班有专用的教材,里面有讲摄影也有讲PS的,有些地方担心老年人看不懂,还特地加了汉语拼音,但是拼音我也不太会,所以都是慢慢学的,现在已经能打字了。

  上了摄影课之后,照片确实越拍越好了,还跟着班里其他老头老太太一起去公园拍过一次,我孙子说这叫采风,一群老头老太太往湖边一坐,一只鸭子游过来,就照着人家“咔咔”地拍,生怕错过了什么好风景。

  除了拍照片,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不少同龄人吧。大家有一个微信群,这个今天发个唱吧,那个明天发个自己写的词,天天都热闹得不行。

  我挺感激我大儿子的,我老伴走得早,他知道我在家闷,要不是他把我送去老年大学,我可能也就自己过剩下的十几年了。

  直到遇见我们班那个班长。她跟我差不多大,也是丧偶,班里大事小事都是她一人负责,收作业发通知啥的,干干净净一小老太太。

  可能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承认喜欢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我也不好意思跟毛头小子似的跟人家直说,但其实和别人承认困难,和自己承认更困难,因为你潜意识里会觉得这个年纪是不是不应该恋爱了。

  我拍了那么多照片,都没让自己觉得年轻,那天我们去公园拍照的时候,大家坐在几个石头墩上休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坐她边上,坐下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她脖子上的丝巾,不太敢看她的眼睛,也就是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还没太老吧。

  我们经常在微信上聊天,但打字都挺慢的,后来就发语音打视频啥的,我们很默契地没跟各自孩子讲,一是想等有谱了再说,二是确实也要互相了解了解。

  也挺有意思的,年轻的时候吧,当爸妈,孩子早恋瞒着我们,现在依旧是爸妈,自己晚恋,却开始学会瞒着孩子了。

  我们也探讨过挺多年轻人的话题,比如性。对我而言,这个东西真的不那么重要,但也绝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可能在很多人眼里,觉得我们这个年纪亲个嘴都挺过分的。

  但我从来不这么觉得,我依旧把性价值观合拍作为自己的择偶标准之一,我和她达成的共识是,在彼此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尊崇彼此的意愿就好。

  平时真的不敢和孩子说这些事,怕孩子说自己“老不正经”,但后来想想,为什么人一到老了就要过分正经呢?

  可能比起孩子买回来的那些天价保养品,更重要的,反而是自己的心态吧,还有对于性与爱的一种追求。有时候想想,都活成个老头了,应该比年轻时候更通透了,也就没啥不好意思说的了吧?




上一篇:蓝山县举办首届永、郴两市五县交谊舞联谊汇演   下一篇:没有了


扩展信息 Expand Information
    幸运163 | 关于 | 产品 | 文章 | 新闻返回顶部